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穿書反派的我只想殺青,女主人設崩壞了-第一百七十七章:你聽,你的心在跳熱推

穿書反派的我只想殺青,女主人設崩壞了
小說推薦穿書反派的我只想殺青,女主人設崩壞了穿书反派的我只想杀青,女主人设崩坏了
欺软怕硬,这是所有反派的特征。
你的气势越强,对方就越怕你,相反,你若是示弱,对方就越欺负你。
现在看到秦天明比自己还要嚣张,周宁的心里没有了底。
如果对方不是有很牛逼的家境,肯定不敢和自己这么嚣张。
这是周宁欺负别人所的出的一个道理。
“哥们,这件事算我错了,我给你道歉。”周宁说道。
他的一群狐朋狗友全都震惊了。
周宁竟然主动向别人道歉,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你他妈是听不懂老子的话?”秦天明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跪下道歉,不然我就让你横着出去!”
茶馆外,秦天明的保镖也注意到了茶馆内的异常,立刻跑了进来。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是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周宁怒不可遏。
“上,给我打死这个混蛋!”
手下的狗腿子们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们一拥而上。
“小心!”何梦依一脸紧张的喊道。
秦天明原本还想展现一下自己的身手。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原本那个羸弱不堪的废物了。
虽然打不过那些特种兵,但是打这几个反派马仔,还是手拿把掐。
可惜,秦天明的保镖来的很快,根本就不给他出手的机会。
咔嚓,咔嚓……
骨折声与哀嚎声一同响起,茶馆内如同人间地狱。
周宁的这些狗腿子每人被打断了一条手臂,痛苦的躺在地上。
而周宁,被吓得瑟瑟发抖,双眼颤抖的看着这十多个黑衣男人。
“秦少,我们来晚了。”保镖队长向秦天明低头道。
“不晚,来的很及时,回去给你们发奖金。”
秦天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谢谢秦少。”
这些保镖对秦家非常忠心,再加上秦天明没事很给他们奖金,他们自然不会做二五仔。
在原作中,叶凡想要买通秦天明的保镖,结果没能得逞,反而还损失了人手。
秦……秦少?
周宁看着秦天明,似乎想起了什么。
临江市的顶级恶霸,秦天明!
除了他之外,周宁想不到第二个这么嚣张的姓秦的青年。
“秦少,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求求您放过我吧。”
周宁二话不说,直接跪地认错。
“你刚才如果这么道歉,我就放过你了,可是你在被我打输后才道歉,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秦天明冷笑道。
周宁裤裆一热,磕头如捣蒜:“秦少,求求您,我上有老下有小,我真的知道错了。”
未婚先孕是吧?
秦天明对着保镖道:“断他一条手臂。”
周宁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被打死就行。
“谢谢秦少,谢谢秦少。”
被保镖打断手臂的时候,周宁愣是没叫出声。
回到劳斯莱斯车内,秦天明将车内的挡板升起,看向何梦依。
“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秦天明眉头轻挑,笑着问道。
“不……没有。”何梦依摇头道。
“秦少,我理解您所做的这一切。”
“如果今天不是有您在,我可能就……”
何梦依可不是什么刚毕业的大学生,她知道这个社会有多黑暗。
秦天明有些意外,想到她之前的生活后,就又释然了。
原本想通过这件事引起她的讨厌,看来是失算了。
秦天明脸上的表情十分满意:“不错,有觉悟,我很喜欢。”
何梦依俏脸微红,向着秦天明所坐的位置挪了一下。
卧槽,你干嘛?
“秦少,其实……我并不讨厌你对我做什么的。”
这句话若是放到最开始,必然是违心的。
但现在,何梦依也有那么一丝是真心的。
刚才秦天明挡在她身前的时候,何梦依心跳加快。
后宫的夜叉姬
就像是懵懂的小女生,看到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样。
听到何梦的话,秦天明也有些见怪不怪了。
他认为何梦依会变成这样,都是系统技能的“功劳”。
“你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天明觉得自己也不能太保守了,不然可能会适得其反。
我狂暴升级
抓住何梦依的手后,秦天明开始默默把玩着。
劳苦一生的何梦依,这双手倒是没有多少伤疤,甚至连茧都没有。
不得不说,小说的世界就是牛皮。
如果换成其他女人,干了一辈子苦工,这双手肯定比那些老太太的手还要惨。
何梦依呼吸微微加快,她默默闭上眼,等待着秦天明的下一步动作。
对方不可能只是摸摸手。
这次出来,何梦依就已经做好了现身的准备。
甚至,越快献身,她就越放心何倩。
结果等了半天,秦天明也只是摸她的手,已经触碰她的大腿。
何梦依睁开眼,看向秦天明的眼神有些幽怨。
“秦少,我的身体难道就这么不入你眼吗?”
姐姐,我他妈不占你便宜,你就这么不开心?
你不会是下一个夏卿吧?
秦天明咳嗽了一声:“什么事都要讲究循序渐进,不能一步到位。”
“不然就会失去很多乐趣,而且直接一步到位,我很快就会腻了。”
独步逍遥
何梦依轻咬粉唇,拿起秦天明的一只手。
触碰到那柔软的肌肤后,秦天明眼皮一跳。
“秦少,这并不是一步到位吧?”
确实不是,但也快了。
“我的身体很干净,自从倩倩的生父死后,就在没有被其他男人碰过了。”何梦依垂下头,低声道。
秦天明说道:“我并不是嫌弃你,相反,我对你很感兴趣。”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心理准备。”
“我已经准备好了!”何梦依抬头道。
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啊!
“不,你没有!”秦天明强行胡说八道:“你听,你的心跳正在跳。”
何梦依:“……”
“不着急,细水长流,我会慢慢品尝你的。”秦天明淡淡一笑。
我是不是应该给何倩提个醒,让她看好何梦依,别让她再出来了。
何梦依咬牙道:“秦少,您是不是还想着我女儿?”
“没有,你别瞎说,我在医院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吗?”
秦天明立刻否认:“我只喜欢你这种风韵犹存的女人,那些少女,我根本不感兴趣!”
“希望您不要骗我。”何梦依带着祈求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