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醫武鉅商 ptt-第295章:人還沒死

醫武鉅商
小說推薦醫武鉅商医武巨商
张文武被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人来探病的,大大的病房里塞满了,会客厅塞满了,还有很多人站在门外。
不用看病房的规格,就看这些来探病的人数及这些探病的人的行头,张文武就知道刘爽的爷爷不简单,或者说,刘爽家不简单。
他再次打量刘爽的穿着,很普通,衣服,鞋子,小包包都是非常普通的东西,张文武甚至可以肯定全都是杂牌货。
她的家庭,绝对不是普通家庭,她穿的这么普通,只是因为她低调而已。想起刚才张笑说她藏手机的事,张文武不由得对这个妹子多了几分敬意,难得啊,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在这个攀比成风的社会,她竟然可以如此低调,真是难得。
门口除了站着很多手提探病礼物的人,还有两个双目炯炯有神站得笔直的男人,张文武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是练家子,他还从他们身上那种刚毅的精气神判断,他们应该是从纪律部队里出来的,也许是兵营,也许是警队。
刘家的保镖?这个刘爽同学真的有来头啊,张笑这个傻丫头,跟人家成闺密了,竟然不知道刘爽是什么人,这丫头真是够粗心大意的。
“爽爽小姐来了啊,快进去,老爷子一直念叨您。”站得笔直的表情严肃男人看到刘爽来了,马上微微弯了一下腰,微笑对刘爽说。
“标哥,南哥,我爸来了?”刘爽对两男人说。
“刘总…刘总要晚点才有空,夫人来了。”叫标哥的说道。
“哦,爸爸还是那样子,永远忙忙……。”刘爽略带失望,抬腿往里走。
张文武在研究门外站着的两排访客,他觉得太有意思了,首先,他发现这些人竟然能自动按照地位,权力,出身排成两排。他看得出,门口右边的一排应该是体制内的人,因为他们身上充满了官的味道,而且,排在越后面的,神态和肢体语言越谨小慎微,这典型的职级低的对职级高的、位置不重要的对位置重要的态度,看得出,越往后,身份地位职级越低。
门口左边这一排,张文武肯定全是这一排人是非体制的,大多数是生意人。也是一样,从行头上就可以看得出,越靠近门口的,越有钱,越往后面的钱越少。
唉,他妈的探病也分三六九等啊,这世界。
张文武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抬脚往里走。
“先生,你有心了,你的心意我们会转告诉老爷子的,你就不用进去了,回吧。”站在门口的标哥伸手拦住张文武,心里嘀咕,这小子来探病怎么连水果篮都不带一个啊,这叫有心吗?哼,原来是一个小道士难怪……。
“我不是探病的。”张文武说。
“不是来探病的?那你来这里干嘛?来玩啊,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滚,马上,立刻。”标哥喝道。
“我是你们爽爽小姐的朋友…难道你刚才没看到我和她一起来?”张文武有点无语,这两货眼睛不瞎应该看到自己刚才和刘爽一起来的啊。
“没看到。”标哥冷冷的看着张文武说,他看到了,但他不相信他是和小姐一起来的,上楼是碰巧而已,他认为小姐不会和这种不伦不类的家伙来往。
“很好,你既然没看到,那我走了,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你们家小姐请我来,是为了救刘老爷子的,如果……。”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病房传出来一阵惊天动地撕心裂肺的哭声……。
听到这动静,傻的都知道,里面有变故了,刘家老爷子崩天了……。
张文武听到哭声,鼻子吸了一下空气,皱了皱眉,略迟疑了一下,忽然他暴起向标哥和南哥发动攻击。
说发起攻击是抬举标哥和南哥了,虽然他们不弱,但张文武在他们失神的时候全力发起的突袭,他们连反应都来不及已被绣花针插进了穴位定住了身形。
“唉,我不想出手,也不想揽这破事,但张笑叫我帮刘爽,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张文武叹息了一声,身形一闪已进了病房,他说回去两字的时候,人已站病床边。
床上躺着一个身形微胖,头发花白,脸色灰败的,紧闭双目没有一丝生气的老人。
一个穿着大白袍,脖子挂着听诊器的中年医生,用低沉有些惶恐的声音对或趴在床边,或坐在床头的刘家人说着话。
“对不起…我们…我们已尽力了…大家…大家折哀吧……。”医生说。
一个穿得十分华贵,二十来岁的男人忽然抓住医生的衣领吼道:“他妈的,都是你们这些庸医害死我爷爷,老子把你劈了。”
“刘…刘总…我…我们真的尽力了,我跟你们说过,让你们转院京城试试…但你们……。”中年医生惊恐的说道。
“放屁,老子说转院的时候,你们说没必要折腾,你们医院水平也很高,等到没医院愿收治的时候你们才叫转院,王八蛋,什么都你们说,老子揍你……。”年轻人扬拳砸向医生。
但他的手被一个威严的中年男人抓住了,中年男人黑着脸沉声喝道:“住手,成何体统。”
“叔…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些庸医……。”年轻人挣扎吼道。
“对,打死这些庸医。”
“爷爷就是他们害的。”
“就是,什么话都是他们说,把我们家属当傻子耍。”
白天有梦 小说
“叔,别拦我们……。”
“舅,表哥说的对……。”
一时间,病房里刘家的人群情汹涌,年轻人完全不讲理,都把刘老爷子的死怪到医生头上,摩拳擦掌人人喊打,眼看那威严的中年男人也压抑不住这些后辈。
呵呵,他们也不想想,凭他们刘家的势力,有哪个医生敢不尽力啊,不想混了吗?
“都闭嘴。”忽然,张文武舌绽春雷大喝了一声。
众人全都闭了嘴,病房里忽然安静得落针可闻,全都盯着张文武。这家伙是谁?他怎么打扮的这么怪?他是怎么进来的?
此时病房里全是刘家的人,谁也没看到这个陌生人是怎样进来的。
“人还没死,你们哭哭啼啼干什么?真是不知所为,就那么盼他死吗?刘爽,让他们都滚出去。”张文武无视十数道惊讶疑惑愤怒质询的目光,居然直接赶人,额,把自己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