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醫武鉅商討論-第298章:用心良苦讀書

醫武鉅商
小說推薦醫武鉅商医武巨商
张文武猜的一点都没错,他们刚离开,刘爽和刘尚义的手机都吱吱呱呱的响了起来,来电,当然是家里人询问张文武在哪里了。
两人把张文武为什么要急急离开的话说了一遍,刘家人对他的佩服不由得再增几分,这个打扮得不伦不类的家伙,不仅是医术了得,脑子还很好使啊。
因为在中途休息了两三小时,回到港城的时候正好天亮了。
张文武让二狗子直接去四季春喝早茶,没想到刚到,手机就响了。
“妈的,这么早谁啊……。”张文武掏出手机一看,是吴欢欣的来电,回头瞪了一眼张欢畅说,“你告诉辣椒花我回来了?”
“没啊,你没同意,我哪呀。姐夫,我是站你一边的啊,从来没告诉我姐你的事情,虽然她总是用各种方式刺探。”吴欢畅笑说。
“算你小子懂事,回头,把新新建工的股份全给你了,哦,也不能全部,给二狗三娃他们分点。”张文武说。
“姐夫,我不要,我又不缺钱。”吴欢畅说。
“这不是缺不缺钱的问题,这是一份事业,你难道就一直这样玩?一直花家里的钱?丢不丢脸。以后,新的建工就交给你们了,你们要把握这几年的好时机,把公司做大做强。”张文武拍着吴欢畅的肩头说。
要说年龄,吴欢畅比张文武还大几个月,但吴欢畅就像长不大的小孩一样,二十多岁了,依然只有一个字,玩。当然,认识张文武后,他也算有所改变的,否则他真的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二世祖。
“姐夫,做再强还不是一个拆房子的公司?”吴欢畅说。
“谁跟你说的?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把公司叫新新建筑工程公司?我看过执照上的经营项目了没?公司可以做的生意可多了,我告诉你,拆迁虽然赚钱,但拆房子的生意做不了几年,旧城拆完了,就没啥拆了。所以,拆房子只是过渡生意,再过两年,你要把生意主力放在其他方面,等资本积累到一定程度,公司放弃掉建筑工程,转型向建材方面经营。”张文武说。
“小武哥,转向建房子不好吗?建房子多赚钱。”二狗子搭话说。
唐家三少 小說
“建房子很赚钱没错,但那生意太复杂了,不是你们能玩得转的。而且,房子建到一定程度,国家一定会调控的。所以,你们还是干一些风险少一些,没那么复杂的生意更好。建房子,建完就完了,那不是实业,你们应该干实业,建材就是实业,这东西,无论建房子有多复杂都影响不到你们。生意好做的时候,收现金,生意淡的时候,赊点账维持着,不用伤脑子,多好。”张文武笑说。
张文武不懂做生意,但直觉告诉他,建房子,太多弯弯道道了,换句不客气的话说就是太多猫腻,太黑暗了,这种生意不适合吴欢畅二狗子这样的人干。
建材不一样,比如投资水泥厂,砖厂,陶瓷厂啥的,是实打实的实业生意,没太多的弯弯道道,只要质量上去,只要做出名堂,赚钱比建房子舒心多了。
张文武的直觉还真是很准的,事实上,社会很多流血的纷争,都和房地产或传统能源、矿产资源开发有关,他让吴欢畅二狗子他们避开这一条路子,还真是用心良苦了。
“姐夫,你先接电话吧,不然回头你又难受了……。”吴欢畅看着张文武一直响的手机说。
“闭嘴,什么叫我又难受了…你姐对我不知多温柔…对了,不要再叫我姐夫,说多少次了,万一,哪天我们分手了呢……。”张文武警告吴欢畅说。
“姐夫,你怕被我姐甩啊…放心,我们全家都不许她甩你。”吴欢畅咧嘴笑说。
DON’T TOUCH ME
开什么玩笑,多难才找到一个敢接受辣花的人,吴家哪会让吴欢欣和张文武分手。况且,张文武这个人多才多艺深不可测,吴晚承和吴继祖都喜欢得很,怎能让吴欢欣甩掉张文武?
“滚……。”张文武恼怒的走到一边接电话。
男女之间的事,外人真的是很难理解的,谁都不会理解别人的乐趣。很多人都很难理解那些家有悍妻的人怎么过,河东狮吼那可不是玩的。但偏偏,很多人却非常享受家中的悍妻。也有一些人,没遇到对方前,是渣男,是恶女,但当遇到对的那个她或他后,人便变了,变成了好男人,变成了淑女。
吴欢欣真的很辣的,整个港城的警察和混混们都知道,但吴欢欣在张文武这儿,却展示无比的热情和温柔,使得他饴之如蜜,比之和宫小兰在一起,张文武觉得和吴欢欣在一起更多快乐。
“傻货,大清早打电话干嘛?”张文武接起电话说。
“张保安,你回来了是不是?”吴欢欣故作嗲声说。
“刚到港城,找地方吃早餐。”张文武说。
“我也要吃早餐。”
“行,我给你打包。”
“我要吃那个早餐…我要吃你……。”
“别,累,晚上吃宵夜吧。”
“哼,早餐在香江给别人吃完了吧。”
“乱讲,都留着给你。”张文武装作十分严肃的说道,“还有什么事?没事挂机了。”
“有事,有人在港城见过李连贵,你小心点。”
“那王八蛋敢回港城?啊…明白了,灯下黑啊,这王八蛋可能一直藏在港城。”
跑掉的李连贵一直是张文武心中的一根刺,不把这刺拔掉,就如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令他寝食难安。如果这王八蛋冲自己来,张文武不会放在心上,他就怕穷途末路的李连贵会对他身边的人下手。
“还有消息说,他和四海讲和了,联合在一起了,不知是真是假。”
“呵呵,不可能,四海现在已把原来高胜堂大部分的地盘和生意都接过来了,这个时候,李连贵还有什么资格和四海讲和?这消息肯定是假的。”
张文武觉得,四海或许和自己一样,都希望李连贵死,怎么可能联合了呢?李连贵拿什么和四海联合?
“我觉得,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你还是小心点,我已让所有的线人找李连贵,希望能找到他的行踪,尽早将他归案。”
“嗯,知道了,我会小心的,挂了,时间还早,你再休息一会再起床吧。”
张文武挂了机回到座位上,并没把吴欢欣的消息当回事。